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巫山网>>巫山文化>> >> 正文

年 味

2018年02月11日 17:06:12
来源: 巫山网

 

    

    卢先庆

    夜晚,街上的灯饰亮了。但街上除了车与人比平时多点外,依旧没有感受到年的味道。

    早上问妻子,马上过年了,需要买什么开个清单。妻子说,随便买点都行。看来,这年,渐渐在人们心中已经淡漠,甚至淡漠得与平常日子一样。

    记得小时候,最向往过年。每到腊月,孩子们都盼望着大人买新衣服、做米花糖、购买年货、发压岁钱……

    尤其大年三十前几天,母亲在灶前,将一块块裹好面粉、鸡蛋清的肉放入沸腾的油锅中,再用筷子来回翻转的时候,我们三兄妹都站在一边,眼巴巴地望着。等炸好一块,便立即抢过来塞进嘴里,全然不顾还滚烫的油气。母亲一任我们争抢,只是看见吃得差不多,才会拍拍我们的手说,别吃了,再吃就胀到了。

    吃团年饭,是过年时最隆重的时候。当时我们住在官渡镇,却依然按照老家的传统,大年三十的中午吃团年饭。

    当天早上六、七点,父母早早起床开始做饭。到了中午11点多,便摆满了满满一桌菜。摆菜有讲究,要有一条整鱼,显示年年有余。鱼头要对准大门,预示鱼跃龙门。桌子上还要有炸肉、土鸡、果蔬等至少一十八样菜,表示十八学士团团圆圆。

    菜上好后,还不能立即开吃。此时,父亲总要先打上几碗饭,放上筷子,再斟上酒,慢慢地倒到地上,嘴里说着:请老辈子团年。一番固有的程序之后,孩子们便在门前放一挂小鞭炮,于是,一年中最隆重的宴席开始了。

    记得八九年春节的团年饭,是我记忆最深的一次。大概在那年的八、九月间,官渡大桥下面的桥洞里来了一位青年乞丐。瘦高的身材,一头长发,四肢健全,衣衫很单薄。他住在桥下,每天都在桥上寻找吃的,但从不伸手向人讨要。母亲心好,见他可怜,便问他哪里人,为什么要当“告花子”?那乞丐一直不说话,问急了,便在地上用树枝写画着,也只能知道他是北方人。他的字写得很漂亮。母亲看后,经常对人说,他一定读过书,是个有文化的人。大概在家里受到什么刺激才出来的。母亲给了他一件旧军大衣,并时常让我给他送点吃的,让他在桥下度过了几个月时间。

    “你去把桥下的那个“告花子”请来吃饭。”年三十团年时,母亲突然叫我去喊桥下的乞丐。我当时一愣,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情愿:臭哄哄的,怎么能上桌吃饭啊?我们给他送点好吃的不就行了么?

    不行。母亲坚持让我请他上桌来。她说:“告花子”也有三天年。他现在有难,能让他过一个好年也好啊。

    青年乞丐来后,母亲让他坐在靠大门的位子上,一再给他夹菜,让他多吃点。那人也一直默默不作声,安静地吃饭。只是在吃完后,对着我母亲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说了声“谢谢”。这也是我唯一听见他说话的声音。

    后来,又过了一、二个月,青年乞丐在我们不知不觉的时间走了,就像官渡河的河水一样,渐渐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曾经有一位乞丐与我们一起团年的事情,深深地烙进了我的记忆。

    随着年龄增长,我开始理解母亲当时的做法。母亲从小家境贫寒,知道贫困人的心情。外公在当年,为了给家人救命,一个人到湖北去换粮食。孰料在回来的路上,因舍不得吃换回来的10斤玉米,活生生的饿死在离家不足20里的路上。这件事,让母亲从小就埋下同情心的种子。

    再后来,母亲在官渡桥上救回来一位欲轻生跳河的女子。女子姓李,我们叫李姐。由于他的养父准备将她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她趁大雨跑到桥上轻生。被母亲发现后接到家里,问清了情况,又把她父母接过来劝说,解除了那个婚约。李姐在我们家住了大半年,也是过完年后才回去。此后,李姐找到了自己的爱人,并成了家。现在,凭心灵手巧在重庆主城落户了。

    搬到县城后,我们像以前那样团年的日子越来越少。每年腊月二十八、九,我们几兄妹和父亲一起团年。祝福老父亲身体健康的同时,母亲早已听不见儿孙们的话语了。

    年的味道渐渐淡漠。在我心中,母亲在的那些年味,却更加醇厚。

[责任编辑: 鲁勇]
版权声明:
  凡所有标注为“来源:中国·巫山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需引用、转载,请来信获取授权,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和原文链接,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未经授权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随意转载使用本站版权所有的稿件,若有违反,我站将追究有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法律顾问:重庆抉择律师事务所 向东 13996558727 。
  
   巫山网鼓励全体市民随时随地向我们爆料,凡提供有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站将给予20-200元的奖励。
    电话:023-57622515
    Q  Q:483465053
    微信:zgwush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