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巫山网>>巫山文化>> >> 正文

借一场雪,回忆

2018年02月09日 09:59:27
来源: 巫山网

    

    刘红梅

    那年冬天风很大。梦,在风中凌乱,冷丝丝地四处飘飞。然后,凝结成片,落下。

    片片相聚,层层垒积,天亮时,眼前的世界洁净无瑕。“那正好,下雪了,我们玩雪去吧。”走在雪地上,女儿的右手紧紧地攥着我左手的食指,一大一小两只手暖暖地插在我羽绒服口袋里。她的手臂上举,细碎的脚印密密被赶着向前,有的装在别人的脚印里,有的印在洁白的积雪上。女儿伸出的左掌,托着无限惊喜,握住,再伸开,掌心凉湿之气惊得她眉头很快皱一下,又很快舒展开来。稚气的笑容在惊奇之中荡漾开来:“妈妈,雪花真调皮,钻进了我的手心里。”

    

瑞雪兆巫峡。(资料图)鲁勇摄

    街道两边的楼房,比以往更静默,楼前的积雪以及楼房间缝隙中漏出来的晃眼的白极为骄矜地观望世间烟火,借风传语:我很多年不来这里,那么,请接受我特赏的恩赐。

    于我,这还算不上恩赐,我曾经在莽莽雪峰间穿行,年幼的身躯跃动出串串生命的音符,唱一支无声的歌,划破雪峰与天宇相接的幕布,让外面世界的亮光,照进来。此刻,眼前的一切虚化淡去,推涌而来的是白雪牢牢覆盖着的起伏的群山,如巨兽静静潜伏,山间平地在雪里躺出出世的逍遥,也躺出隔世的寂寞。拖着长长尾巴的山鸡站在冰棱晶莹的枝条上,仰头,骄傲地引吭长鸣一声,清脆的声音将密密罩着的冷寂撞出一个缺口,传得很远。它居然一都不怕冷。

    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妹妹去外婆家。每年春节我们都要去给外公外婆拜年。每次都要爬上高山,在山顶突峰间的小路上走老长老长的路,然后下山,才到。正月,高山上正白雪深积。所以,我们将每年去外婆家拜年视作神秘有趣的童话穿行,去前向往,去时享受。

    有一年,我大概十岁左右吧,正月初一,穿着父亲购置年货时特意为我跟妹妹买的同款的大红靴子,去外婆家。那双靴子,外面是人造皮,里面是长长人造毛,很漂亮,也很保暖。本来舍不得穿着它去走那么远的路,却又贪恋红红鞋走在雪白的地上那种撞击后的洁净与温暖,那时的我对色彩已经有了一定的认知和敏感。开始的时候走在海拔较低的路上,只有薄薄一层雪,一脚踩上去,踩化了薄雪,湿湿的泥土黏黏地贴上我漂亮的靴子,每走一段路我都要将脚伸到路边积着稍厚点的雪里,用积雪擦净鞋上的黏土。再往山上走一段,雪厚了起来,一脚踩上去,踩个深深的窝,从深窝里的脚底传来“嘎吱嘎吱”的响声。我的鞋在踩出的一个一个雪窝里,纤尘不染又耀眼,并且,鞋底的纹路能够让我在踩紧了的雪地上稳稳立足。走着走着,突然听见身后“哗啦”一声响,紧接着一声尖叫,回头看,只见妹妹倒在地上,花团锦簇的棉衣在雪地上瞬间盛放。不明白穿着同样的靴子的妹妹怎么会摔倒呢,一定是她走路时只顾东张西望了不小心才摔倒的。我想我应该赶快去搀扶起她,关心地问她有没有摔疼,不料在转身的一刹那无法抑止地放声狂笑,充满快意的笑声在白雪皑皑的从林间飞旋,如幸灾乐祸的恶魔施魔得逞后非凡的得意。妹妹在我的笑声中愤怒得满脸通红,眼中熊熊怒火烫得我脸颊微微发痛,可是我止不住笑声。在以后的路程中,妹妹每一次摔倒时我拼命想忍住笑,可是我无论如何都忍不住,于是,姐妹的深情被这接二连三不合时宜的笑声划下一道又一道深深的伤痕。至到现在,我依然想不明白,那种时候我为什么会那样开心地笑,而且忍都忍不住。我想也许妹妹说得对,在我本性里,藏着幸灾乐祸的因子。所以,我时时得在心里置一根粗粗的绳,牢牢拴住这头怪异的兽。

    

大雪压倒了路边的一棵大树(资料图)。鲁勇摄

    也许是恶报,我踩上一块冰棱包裹的石头,脚底一滑,“扑”地溜进路旁深深的雪堆,雪几乎没过头顶,冰冷的雪灌进脖颈,我从眯缝的眼中看到呼出的热气将雪壁吹出一个圆圆的洞,我不敢张口笑叫,那样积雪会灌满口腔。漫长的雪窟等候,终于等到母亲刨开一角的积雪,用温暖的手将我拉回地面。寒冷和害怕敲动着我的牙,扣击有声。妹妹没有笑话我,她眼中,有害怕和担心。

    成年后,不再去翻越那绵远的雪里大山,回忆和想念却在每个干冷的深冬时节如期而至。幸好,偶尔会在某年的冬天,密密的洁白的精灵飘飘而至,一夜之间搭建出一个精彩纷呈的童话世界,在这样洁净的世界里,狼外婆的恶行似乎也变得可以容忍。这个时候最高兴的是那些校园操场上奔跑嬉戏的孩子们,他们手中的雪球身边的雪人是珍奇异宝,拥有这样的宝物就拥有了整个美好的世界。我路过时,一个大孩子一扬手腕,一个硬硬的雪球直直奔过来,打得脑袋生疼。弯腰抓起一团雪,作势要打过去,却在那孩子躲闪之时软软垂下臂膀。这样的自在与快乐,只能在童心上开花。

    今年的冬天,渐渐从温柔阳光中走入阴寒冷硬里。不知在这个季节的最深处,有没有一场惊喜,关于漫天飘飞的雪花?

[责任编辑: 鲁勇]
版权声明:
  凡所有标注为“来源:中国·巫山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需引用、转载,请来信获取授权,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和原文链接,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未经授权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随意转载使用本站版权所有的稿件,若有违反,我站将追究有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法律顾问:重庆抉择律师事务所 向东 13996558727 。
  
   巫山网鼓励全体市民随时随地向我们爆料,凡提供有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站将给予20-200元的奖励。
    电话:023-57622515
    Q  Q:483465053
    微信:zgwush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