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巫山网>> 要言要论 >> 正文

易平:博物馆给我心灵的启示

2014年07月18日 08:03:39
来源: 巫山报

    自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传统生活及精神生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今天的人群中,在很多人在精神世界的领域里不但从孤寂的心灵感觉到莫言地躁动不安,更是在行为上做出了不遵守社会秩序、漠视法律,残害生命的极端行为。我们不仅要问,什么是人类生存的最美好的社会与时代?我们不妨走进雄伟壮丽的巫山县博物馆,去观察那些通过客观真实考古获得的宝贵文物,轻松释放出自己的平静的心灵,去穿越漫长悠古的时空遂道,用自己客观、全面的目光,去看待、去比较人们昨天与今天的生存场景,以一颗平常心,理智地去思考今天的我们究竟追求什么?需要什么?

    在这里,我们能亲眼看见亚洲人的祖先——“巫山人”,是怎样在两百多万年前的这片土地上,顽强地投入到远古的酷热及漫长的极寒,把自己锻炼成怀抱日月精华,肩负天地灵气的宇宙“精灵”。在这里,我们看见“巫山人”是怎样高亢地呐喊着横空出世,并以他无比骄健的身姿,勇敢地屹立于浩渺天地之间,放射出人类将统治世界万物的第一缕曙光。

    新石器时代的“大溪人”是怎样用最原始的石制工具打猎捕鱼、繁衍生息的?他们勇敢又智慧的从茹毛饮血时代,从容步入到钻木取火的新石器时代,以其特有的生存哲学思想及超越时空的美学眼光,又大踏步地跨入了制造“彩陶”的崭新时期。由此带来了东方人“无为则大为”的朴实的哲学思想。“大溪人”从此成功开始了将“烧肉吃”变成了“煮肉吃”的进化行为。他们在明亮的月光下面,不但载歌载舞地享受着可口的劳动成果,还可以大碗喝着味美无穷的肉汤。由此,我们毫不怀疑他们自此便有了更加深刻和广泛的味觉感受。远古时候的中国大地,主要粮食品种极其稀少,可能就只有大米和小米两个品种。“大溪人”在拥有了“土陶”这个了不起的好东西以后,不但可以尽情享受着“煮肉吃”的巨大快乐,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从此有了“煮粮食吃”而带来的相对安全的生命保障。有效地促进了智力的发达。

    考古学家对“大溪人”生活场景的研究,展现出了他们的期盼以及追求。他们敬天地而惧鬼神,为了生存繁衍,挥汗如雨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今天的我们可以通过“大溪人”的“屈肢葬”、“大卸八块葬”、“多人混合葬”的发掘结果,见证他们生存环境的残酷与战斗的惨烈。一些尸骨上至今仍留存着的箭镞,让我们清晰的看见,他们虽然活得艰难,却依然是在希望中,前仆后继地勇敢战斗的勇士。他们在长江流域以充满勤劳和智慧的血肉之躯,创造出的古老辉煌的“大溪文化”,向今天的人们呈现出是中华民族伟大的远古文明。

    在渗透着现代化气息的展览大厅,一尊熠熠生辉的商代“三羊尊”让我们看见了中原文化是多么顽强地通过这个美轮美奂的青铜器,不远千里,跋山涉水,正在向遥远的西南边垂传递着时代已经进步的美好信息。它庄严地向信息相对封闭的西南宣布:人类已经由原始的“土陶”时代进入到了青铜时代。青铜器的诞生,从另一个方面将人类带入了漫长又残酷的“冷兵器”战场。展览大厅里大量的刀、枪、剑、戟,似乎依然还残留着从古战场上带来的烽火狼烟,血雨腥风。它们虽然是青铜铸就的武器,却更是见证风雨历史的活化石。它让我们知道,那时的人们一定是在战火中诞生,也一定是在战火中永生的。为了永生,有些人在自己死亡以后,让人们把自己的棺材安放到高高的悬岩之上,他们无非是期盼自己不死的灵魂,依旧能看太阳,看月亮,看儿女情长,听百鸟歌唱。展览大厅的棺材里面寂寞了千年的百骨,张开着大嘴,似乎想讲叙他,还不被我们知道的藏有太多秘密的悠悠往事。

    但令人十分惊讶的是,展览大厅里一尊50公分高的“出恭陶俑”,以一脸来自肺腑的心满意足,生动又鲜活地向人们展示着他对生活的惬意。这尊东汉制作,出土在巫山的宝贝,坐的马桶居然就是东汉才发明的器皿,而就在东汉,这种高级的奢侈品已经被身处穷山恶水的巫山人所享用了。具我所知,上一个世纪,是科学突飞猛进飞速发展的一百年,全世界在这一百年里发明了代表人类进步的一百样科学成果,如电灯、电话,汽车、飞机,就连无所不能、神通广大的计算机,排名都只能屈居抽水马桶之后。谁又会想到,正是这个坐在马桶上大便“陶俑”的出土,才让今天的人们知道了1700多年前的巫山人,已经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如此美好的生活。大家都知道,巫山地处穷山恶水,怎么会在东汉时期就能过上如此美好惬意的生活?其实,说起来一点也不怪。原因是人们在东汉时期的巫溪县发现了生存的盐泉,官府及盐商蜂拥而至,借着巫山有长江出口运输的便利,以盐经商。久而久之,人口新陈代谢,生老病死。从巫山县城西自下马滩东至龙门口,全长15华里的土地上便布满了层层叠叠的汉墓群,它们不但能有力的证实巫山当年的繁荣昌盛,更能证明当时巫山人有着令人叹为观止的生活质量。

    说到生活质量,博物馆的墙壁上还悬挂着一张百年前一个德国人拍下的照片。人物是四个目光呆痴,神情萎靡,衣衫褴褛的中国人。看了这张照片,总会有人好奇地问自己,他们是来自远方的流浪者?或是衣食无着的乞丐?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又要向何处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正身处在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极端困苦时代。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们眼前惨不忍睹的悲哀?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丧失了起码的做人的尊严?这其实就是1840年的鸦片战争的真实记录。同时,也是为那个时代的四万万中国人作出的真实地刻画。更是我们国家及民族一直耿耿于怀的百年耻辱。在这种生存环境中,照片中的主人除了能清晰的听见已经为自己敲响的丧钟以外,难道还能感受到这个世界有什么值得留念的美好?十分庆幸的是,从伟人毛泽东同志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地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军队,敢在中国的领土上穷凶极恶地横行霸道了。因为,所有的反动派都知道,在毛泽东的眼睛里,他们都是纸老虎!

    我们面对巫山博物馆的丰富陈列,难道不会为历史的每一次进步而感动?

[责任编辑: 陶举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