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巫山网>> 巫山诗文 >> 正文

除却巫山不是云
——元稹奇喻名天下

2014年01月22日 14:18:35
来源: 巫山新闻网

    向承勇

    元稹(779-831),字微之,别字威明,洛阳人,为唐代中晚期著名诗人。早年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乐府”,与白居易齐名,世称“元白”,诗作号“元和体”。元稹为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孙。元氏为虏姓大族,枝叶繁茂,但在唐代日渐衰落。远世的辉煌与近世的不屑,及父卒后家境的困窘,促使元稹励志苦学,并成就了他不朽的政治和文学生涯。有《元氏长庆集》60卷,补遗6卷,存诗八百三十余首,收录诗赋、诏册、铭谏、论议等共100卷。

    元稹的创作,以诗成就最大。而他在散文和传奇方面也有一定成就,其传奇《莺莺传》(又名《会真记》,实为元稹一段经历之自传),记叙张生与崔莺莺的悲情故事,文笔优美,刻画细致,引人入胜,实为唐人传奇中不可多得之名篇,更被后世改编成《西厢记》。

    在诗学上他十分推崇杜诗,但他师杜而不泥杜。其诗浅易明快,刻画真切感人,富于情趣。他的乐府长篇叙事诗《连昌宫词》,针砭时政,提出“圣君贤卿”的政治理想,为历代诗评家所推崇,认为“有监戒规讽之意”,“有风骨”,是“新乐府”的代表作品之一,也是唐诗中的长诗名篇之一,与白居易《长恨歌》齐名。

    而元诗中最具特色的还是情诗(有人亦称之为艳诗)和悼亡诗,代表作有《兔丝》、《和裴校书鹭鸶飞》、《菊花》、《离思五首》、《遣悲怀三首》等。如他的《离思五首》,写得可谓缠绵悱恻:

    自爱残妆晓镜中,环钗谩篸绿丝丛。

    须臾日射燕脂颊,一朵红苏旋欲融。

    山泉散漫绕阶流,万树桃花映小楼。

    闲读道书慵未起,水晶帘下看梳头。

    红罗著压逐时新,吉了花纱嫩麹尘。

    第一莫嫌材地弱,些些纰缦最宜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寻常百种花齐发,偏摘梨花与白人。

    今日江头两三树,可怜和叶度残春。

    在这五首诗中的第四首尤为著名,可谓家喻户晓,脍炙人口。

    这首诗是元稹为悼念妻子韦丛写的(亦有人认为是为怀念崔小迎写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把元稹对小迎的感情升华到了最高点),在历代描写爱情题材的古典诗词中,堪称名篇佳作。唐德宗贞元十八年(802年),太子少保韦夏卿的小女儿年方二十的韦丛(字茂之,京兆杜陵人。身世显赫,其上七世祖父封龙门公。龙门之后,世率相继为显官)下嫁给24岁仅为秘书省校书郎的诗人元稹。婚后他们如胶似漆,过着温馨甜蜜的生活。但好景不长,造化弄人,唐宪宗元和四年(809年),年仅27岁温柔贤惠的妻子韦丛被病魔夺去了生命。此时31岁的元稹已升任监察御史,爱妻的去世无疑对他是一个沉重打击,他悲痛万分写下了一系列的悼亡诗,而《离思》也正为此而作。

    这首诗用世间至大至美的形象来表达对亡妻的无限怀念,感人至深,催人泪下。而在一首诗里同时以水、云、花三种物质喻人,可谓匠心独运,前无古人,起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诗说:经历过沧海之水的汹涌澎湃,就不会再为一些细小涓流所吸引;领略过如梦似幻的巫山云雨,那别处的景观就根本不值一提!“我”虽然常在美女如云的花丛中穿行,却视而不见,懒得去欣赏,这一半是因为修身养德,遵循自己处世的原则,一半则是因为心里只有你再容不下其他人。

    这是一首非常著名的爱情诗,一二句诗皆化用典古,隐喻他们爱情之深广笃厚。首句化用《孟子•尽心》篇“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句,用沧海的深阔无边隐喻他们情深似海;第二句则运用宋玉《高唐赋》、《神女赋》中巫山朝云(或巫山神女)之美丽飘逸隐喻爱妻柔美贤惠无与伦比,以此衬托爱人在自己心目中所具有的无法取代的地位。

[责任编辑: 陶举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