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巫山网>> 巫山诗文 >> 正文

九歌留与赛蛮神
——刘禹锡巫山采竹枝

2014年01月22日 14:08:12
来源: 巫山新闻网

   向承勇

    刘禹锡(772-842),字梦得,汉族,唐朝彭城人,祖籍洛阳,系汉中山靖王后裔,唐代中晚期著名诗人、哲学家、文学家,有“诗豪”之称。与柳宗元并称“刘柳”,与白居易合称“刘白”。曾任监察御史,政治上主张革新,是王叔文政治改革集团的重要成员之一。革新失败后,刘禹锡主要过着贬谪生活,先后被贬为连州、朗州、播州刺史。穆宗长庆元年(821年)授夔州刺史。长庆四年,调任和州刺史。敬宗宝历二年(826年)冬卸任,并于次年春返洛阳。

    在夔州任刺史期间,刘禹锡除注重文教、民生,体察民情,处理公事外,始终不忘书生本色,对文艺诗词有一种偏好。

    三峡地区古代有持竹踏歌唱竹枝词的风俗。这个风俗最初源于一种古老的祭祀,后来逐渐成为人们欢会的一种娱乐活动。唱竹枝词时,由一人或数人边舞边唱,常常还伴有吹短笛的、击鼓的,舞者随着鼓点节拍和笛音曲调,边唱边舞,美妙极了。而场面也非常热闹,周围围着村落的男女老少,边看边唱,他们往往通宵达旦,乐此不疲。

    刘禹锡初到夔州,就被三峡地区这种特异的风俗所吸引住了。这种《竹枝》乐曲,以高亢嘹亮为主调,但也融入了吴地音乐的清脆舒缓的声音。他初来乍到,还听不懂歌词的内容,但乐曲的跌宕婉转已使他如痴如醉。于是他想,这里的民间歌舞既然这样发达,为什么不加以改造,使之发扬光大呢?就如同当年屈原在湘沅间作《九歌》那样,改编旧的《九歌》,创作出新的《九歌》并使它流传于世一般,如此也不枉他来此夔州一趟了。

    没过多久,刘禹锡便深入到当时最流行唱竹枝歌的巫山去采访,做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他虚心地将精通《竹枝》歌的巫祝(祀神)人员以及星散在城乡会唱《竹枝》歌的高手统统请来,请他们一曲一曲的演唱,同时又让州府中懂得当地土音的吏属将这些歌曲及歌词全部记录下来,一时竟搜集了数百首之多。

    之后,刘禹锡即对搜集到的歌曲及歌词,加以筛选整理和研究。首先从歌词内容看,他发现这些歌词内容大都是反映当地风土人情的,如爱情、生产、风俗等等。但由于土语土音过多,听起来十分难懂,而且用语也十分鄙俗。所以他想,要使其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传唱,就必须重新创作出一些大家一听就懂的歌词。

    其次是从曲调来看,旧《竹枝》的曲子过于激越奔放,而且融入了峡江船工号子的一些成分。这样一来,难免对于表达主题尤其是爱情主题不利。很明显,要使《竹枝》歌更加悦耳动听,也必须加以改造。

    对于曲词,他提出了以下改进方案:

    一是,使用平声韵。改变原先的仄声韵,这样可使曲子唱起来有一种轻快悠扬之感。

    二是,仍以四句为宜,但平仄的搭配应予调整。一般情况下首句最好以仄声起始,以便先造成激昂之势。二句则以平声起始,以使节奏逐步转慢,化高亢为舒缓。三句又再以仄声起始,形成顿挫之势,又由轻柔转为昂扬。末句再以平声起始,收束全篇,复使曲调再次呈现婉转之势。这样的平仄变化使曲子既如行云流水,轻快舒缓,又如波涛汹涌,一波三折,很适合表现不同的思想内容。

    刘禹锡将曲词按方案进行改造,并率先学唱了起来,人们听后感觉确实比先前的好唱好听得多了,便都跟着学唱,这样便很快流传开来,并逐步取代了旧的《竹枝》歌唱法。后来,刘禹锡返京与白居易会面时,专门谈及此事,还将自己改编的新《竹枝》曲子亲自唱给他听,竟使白居易听得入了迷。刘禹锡去世后,白居易还在一首诗中悲伤地说道,怎能再听到刘梦得的《竹枝》歌呢?

    此外,刘禹锡因原《竹枝》词内容鄙俗,便重新创作了两组十一首《竹枝词》(一组九首,一组两首),正好与屈原所作《九歌》的篇数相同。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巧合,刘禹锡在其《竹枝词》序中作了说明:

    四方之歌,异音而同乐。岁正月,余来建平(即巫山,巫山古为建平郡,唐时隶属夔州,作者注),里中儿联歌《竹枝》,吹短笛击钲以赴节,歌者扬袂睢舞,以曲多为贤。聆其音,中黄钟之羽。卒章激讦如吴声,虽伧伫不可分而含思婉转,有《淇澳》之艳音。昔屈原居沅、湘间,其民迎神,词多鄙陋,乃作《九歌》,至于今荆楚歌舞之。故余亦作《竹枝》九篇,俾善歌者扬之,附于末,后之聆巴歈,知变风之自焉。

    大意是说过去屈原改造旧《九歌》,使新《九歌》至今还流传在荆楚大地上,而自己创作《竹枝词》,为的也是使善歌的人将这些歌词及演唱方法流传下去,使以后了解巴地民歌的人知道它的演变发展。

    正如刘禹锡所料,他新作的《竹枝词》历尽千年,被人们流传下来,而他改造竹枝词的功绩,也使他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文学地位,更加坚实地树立了起来,被重重地书写了一笔。从这个例子我们亦可以看出,文人若能虚心地向民间文艺吸收养分,便能使自己的作品登上一个新的台阶,达到一个全新的境界,从而受到更多人的欢迎。

[责任编辑: 陶举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