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巫山网>> 巫山诗文 >> 正文

若道巫山女粗丑,何得此有昭君村
——巫山亦有昭君村

2014年01月22日 11:58:01
来源: 巫山新闻网

    向承勇

    中国古代四大美人(西施、王昭君、貂蝉、杨玉环)之一的王昭君(名嫱,字昭君,晋避司马昭讳改称为明君或明妃),生于三峡中的兴山县(其地古属归州),人们把她出生的那个村庄叫昭君村。其实在三峡地区昭君村并不止一个,除了兴山,巫山也有昭君村。

    巫山昭君村的地理位置

    巫山昭君村在何处?这对巫山本地人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大都知道,而且过去也有不少外地人知道。昭君村就坐落在著名的阳台山上古高唐观一带。《元统志》载:“阳台山在夔州府巫山县治北,上有云阳台遗址。”云阳台亦即楚阳台。高唐观,即宋玉《高唐赋》中“高唐之观”。《方舆览胜》说:“高唐观在县西北二百五十步。”过去阳台山环境十分优美,有一通乾隆碑描绘此地说:“林木繁荫,春夏会,鸟语花香,诗人骚客,游览其间,朝而往,暮而归,诚胜地也……”尤其是“古高唐观,殿宇苍凉,松桷七檐,绿竹苍松,四周环绕”。(光绪《巫山县志》)可见过去昭君村周围环境确实很美。其具体位置就在今新县城县法院和公安局所在地,王家老屋场处(今王家老屋场已全部搬迁)。过去,这里并不叫高唐村,而叫昭君村,直到50年代,这里还叫昭君村。1958年至1960年吃集体伙食时,昭君村有两个食堂,一个叫胜景食堂(正高唐观处),一个就叫昭君食堂。由此可见,昭君村其名由来已久,并不是现在因某种需要而去刻意为之。另外从光绪十九年《巫山县志》收录的《昭君村》诗也达十数首情况看,巫山昭君村古已有之,否则县志是不会收录吟咏昭君村的诗的。

    昭君村面对巍峨的南陵山,站在这里可俯视到巫峡口和波涛滚滚的长江。昭君村(正王家老屋场处)有一块重逾万吨的大青石,上面除镌刻着“昭君村”三个大字外,尚有历代不少慕名前来这里游览的墨客骚人留下的题刻。在这些题刻中既有吟咏昭君的也有吟咏高唐神女的诗词,如唐代大诗人杜甫的《负薪行》,就镌刻在上面。显然,杜甫诗中“若道巫山女粗丑,何得此有昭君村”的昭君村,指的就是这里。我们把这两句诗换成今天的话说就是,如果说巫山的女子“粗丑”,为什么这里还会有昭君村呢?这是一个假设句,一种修辞手法,问:“巫山的女子丑不丑?”答:“不丑(此句隐去,只问不答),因为这里有昭君村。”明明有昭君村,却故意提问。“何得”表面上是问为什么这里会有昭君村,实际是在肯定这里确有昭君村存在。此外,这里还有当地士绅题写的“灵应”、“华光普照”、“万世流芳”等榜书大字。而在巨石旁还建有昭君祠和一座土地庙,奇的是土地庙里供奉的土地,其形象也恰恰是美若天仙的王昭君。

    巫山昭君村的由来及王昭君在巫山的传说

    重庆市作协副主席、土家族诗人冉庄,曾在1991年10月,沿长江顺水而下采风。经过巫山昭君村后,他写作了《巫山昭君村》。在该文的开头,作者以提问的形式首先写到:“西汉时王昭君生于今天的湖北兴山县,那为什么又在巫山出了个昭君村呢?”接着冉庄向读者饶有兴趣地讲述了有关王昭君与巫山的故事,同时也为世人解开了巫山也有昭君村的历史之谜。原来西汉时,元帝四处征选美女入宫,元帝看到画师毛延寿画的王昭君的画像后,非常高兴,即令秭归县令将昭君送入宫中。当昭君之父王穰知道此消息后,极不愿女儿入宫,便同妻子许氏一同商量,把王昭君藏到了巫山高唐村的舅舅家。县官找不到王昭君,便四处搜寻,后来打听到昭君已被许氏藏到舅舅家,于是当即派人赶到巫山,逼迫王昭君进了皇宫。后来,昭君和藩之举被载入史册,人们为了纪念王昭君便把高唐村改名为昭君村。对此,西晋孔衍在《琴操》中作了记载,“昭君死塞外,乡人思之,为之立庙”,而“庙在巫山县”。

    相传王昭君小时候长得俊秀异常,有个术士见了她,直摇头叹息。昭君的父母见状,便问其女儿的命运如何。术士说:“此女将来一定贵不可言,但在幼时必须远离父母,方可免除灾病。”父母于是就把昭君送到巫山她外祖母家喂养。昭君外祖母家在巫山阳台山上高唐观附近,昭君就在那里长大。后来被皇帝征选美女入宫当了妃子,再后来就有了昭君出塞和藩的故事。昭君死后,巫山人民为了纪念她,缅怀她的不朽功勋,就将高唐村更名为昭君村,并立碑建祠,享受本地香火。

    三峡一带,山清水秀,峡中女儿钟山水之灵气,大都长得端庄秀丽。王昭君在汉元帝时被选入宫后远嫁匈奴,为了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现在看来昭君是一个和平使者,免却了两国的干戈,于国于民都有功有利,但老百姓当时却并没这么想),当地养女竟有毁容的习俗。白居易在《过昭君村》一诗中就叙述了这种习俗:“村中有遗老,指点为我言。不取往者戒,恐贻来者冤。至今村女面,烧灼成瘢痕。”当然还有很多人都记录了三峡地区这种烧斑毁容的风俗。如清代诗人周厚辕有“莫漫腰肢夸楚舞,面斑犹有灼余痕”(《咏昭君》)句,德克进布(清时夔州府知府)有“村女至今烧灼面,恐教红粉葬胡沙”(《昭君》)的诗句。

    巫山到处长有一种叫香花刺的植物,芳香扑鼻。尤其是昭君村附近长得更是繁盛,远近数百里都可以闻到其清香。据说原因很简单,就因昭君经常倒洗脚水,使这里的花草有异其他地方,而要香出百倍,实在颇具浪漫色彩。年纪稍长一点的人都知道,过去王家屋场有两瓟香花刺,冠盖都在100平方米以上。村里人家喂养的数百只鸡子全在里面歇凉和躲避老鹰袭击。

    巫山大溪(郭沫若史稿中多次提到的大溪文化遗址所在地)距巫山昭君村不足25千米,那里有个香水沟,其水清澈甘甜,芬芳香郁,远近闻名。据说也与昭君有关,说是昭君常随外婆到该地亲戚家玩,到溪沟洗涤衣裳,遂留香不散,有如归州香溪一般,“昭君临水而居,恒于溪中浣纱,以致溪水尽香”。

    巫山昭君村将被纳入重新修建规划

    十数年前,不少有识之士即曾设想在原昭君村遗址或附近重新修建昭君村,但多因受诸多条件限制,未能实施。而今巫山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各行各业都在齐心协力,负重拼搏,想千方设百计发展地域经济,并力争在较短期内把巫山建成“和谐、富足、文化、生态”新巫山作为奋斗目标。因此,在“文化巫山”上大做文章,不断发掘巫山潜在的文化因素,让巫山深厚的文化底蕴得到充分显现,使重新修建巫山昭君村成为可能。县上和有关单位拟研究将修建巫山昭君村纳入建设规划项目,并尽快地予以实施。很显然巫山昭君村修建后,和高唐观就自然连成了一片,行程不过一千米,十分有利于游客观光和瞻仰,无疑对于提高巫山文化品位和知名度也将起到积极作用。

[责任编辑: 陈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