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巫山网>>巫山诗文>> >> 正文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杨慎三峡得佳构

2014年01月22日 14:36:26
来源: 巫山新闻网

    向承勇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段唱词可谓妇孺皆知。它就是有“明代第一人”之誉的杨慎填写的一首《临江仙》词。由于写得好,后被用作《三国演义》开卷词。

    杨慎(1488-1559)字用修,号升庵,汉族,四川新都(今成都市新都区)人。为明代著名文学家,三大才子之一。他自幼聪颖,十一岁即能作诗。明武宗正德六年(1511年)中试辛未科殿试一甲第一名(状元),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修武宗实录,禀性刚直,每事必直书。嘉靖三年,因“大礼议”受廷杖,谪戍云南永昌卫,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七月,卒于戍地。明穆宗隆庆初年,追赠光禄寺少卿,明熹宗天启时追谥文宪。《明史》有传。

    杨慎可谓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几个通才之一,其记诵之博,著述之富,推为明代第一。在考论经史、诗文、书画,以及研究训诂、文学、音韵、名物的杂著,数量很多,涉及面极广,著作达百余种。后人辑为《升庵集》。而他在诗词方面更是独领风骚。明人周逊称他的词为“当代词宗”(《刻词品序》)。清人胡薇元也说:“明人词,以杨用修升庵为第一。”(《岁寒居词话》)而杨慎在诗方面的成就,明末清初的大思想家王夫之认为是“三百年来最上乘”者(王夫之《明诗评选》卷五)。杨慎存诗2300余首,所写的内容极为广泛。他广泛吸收六朝、初唐诗歌一些长处,形成“浓丽婉至”的诗歌风格,是唐后历朝中不可多得的诗人。而就是这样一个大学问家诗词家,却仕途坎坷,潦倒一生。不过,笔者认为在他的身上正应了一句俗话,那就是“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也许正是因为他有了非常人难及的经历(杨慎谪戍云南达三十余年。而他在这几十年里设馆讲学,并游历考察,广收门徒,孜孜不倦地研究写作,取得了世人瞩目的学术成就),才使得他成为后无来者的旷世奇才。这首《临江仙》就是他几经三峡,感大江东去,感历史成败,感自身人生经历后的一种领悟。

    据考,杨慎曾经多次经过三峡。家在四川新都的杨慎,幼时父亲在京为官,往来如果走水路必然经过三峡。后来被贬谪云南,亦必经过三峡。史载,杨慎19岁要回四川新都参加秋闱考试,这年夏天便提前从水路回乡。沿途风光宜人,江南水乡的温柔、三峡古道的雄峻,让他领略到至柔至美的山水风情。尤其是在三峡中,所见所闻与他在有关典籍中所看到的记载和描述一一印证,既产生了共鸣,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悟。李白的《蜀道难》、杜甫的《秋兴》、刘禹锡的《竹枝词》、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等作品,都使他佩服不已,游历使他对这些作品有了更新的理解。尤其是他对东坡先生的品德、学识更是崇拜有加,常常有意识地模仿学习,但又总觉得难以超越。很早他就有写一首像苏轼《大江东去》那样大气磅礴的辞章,一直却不知道怎样下笔。这次亲身感受到三峡中“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大江东去惊心动魄的景象,使他有了填词的欲望。后来他参加完省考回京时又再次领略三峡之水一泻千里的气势。终于,他的《临江仙》横空出世了,带着震撼呼啸而来。可以说,他的这首词完全可以和坡仙《水调歌头•赤壁怀古》媲美,充满了震撼力,充分显示其大明词坛领袖的大家风范。

    这首通过亲身感受长江三峡气势,加上对中国历史朝代兴替、人物跌宕浮沉研究而警醒世人之作,终于一如长江之水,气夺山岳,挟势而出。后来他又创作了二十首点评历史针砭时弊的词作,汇成了《廿一史弹词》(《廿一史弹词》原名《历代史略十段锦词话》,传世后易名为《廿一史弹词》。它取材于正史,用浅近文言写成,被誉为“后世弹词之祖”),并将《临江仙》纳入《说秦汉》的开篇词。众所周知,清初文学批评家毛宗岗(1632-1709以后),在批点《三国演义》时,也选中这首词作为开篇词,可见后人对此词评价之高。从这首词我们也不难看出三峡确实是出好诗好词的地方,难怪古人有诗云“行到巫山必有诗”!事实上,杨慎就有很多有关三峡有关巫山堪称精品的诗词文章。

    嘉靖二十年(1541年)杨慎去重庆遇曹太狂(曹太狂,名学,字行之,号半仙,四川眉山人,能诗会画,是当时著名的书画家),与之相约同游三峡。巫山县令王道赠送杨慎赵孟頫亲笔书写的《巫册词》拓片。杨慎如获至宝,因为杨慎最欣赏赵孟頫的书法,杨慎的书法就是学的赵孟頫。杨慎高兴之余,便为此拓片作跋,又请曹太狂为此拓片作画。此跋一出,当时远近附庸风雅的官僚们,不断向巫山县令索取拓片,以至令县令不胜其烦。至万历年间,当地官吏竟把赵孟頫书在巫峡中的刻词凿去,连拓片也没有留存。这不能不说是文人的悲哀,也是巫山的损失。

    杨慎所作的《跋》原文如下:

    巫山十二峰在楚蜀之交,余尝过之,行舟迅疾,不及登览。近巫山王尹于峰端摹得赵松雪石刻小词十二首,以乐府《巫山一段云》按之,可歌。

    古传记称:帝之季女曰瑶姬,精魂化草,实为灵芝。宋玉本此以托讽。后世词人,转加缘饰,重葩累藻,不越此意。余独爱袁崧之语,谓:“秀峰叠崿,奇构异形,林木萧森,离离蔚蔚,乃在霞气之表。仰瞩俯睇,不觉忘返。自所履历,未始有也。山水有灵,亦当惊知己于古矣!”寻此语意,使人神游八极,而爽然自失于晔花温莹之外。

    欲以袁意和赵词,以洗兹丘之黩,未睱也,乃临松雪墨妙一纸,邀曹太狂作图,藏之行笥,为他日游仙兴端云。

    这篇跋文被辑录在《太史升庵全集》卷十里,大意是说,巫山十二峰就在巫峡两岸正当楚(今湖北)蜀(巫山原隶属四川故曰蜀,今隶属重庆渝)交接的地方。“我”曾经经过巫山,但由于下水船速度太快,没来得及亲自登岸一览胜景。近来得到巫山县王县令在峰顶描摹的赵雪松(赵孟頫,字子昂,号雪松道人)石刻小词十二首,因按乐府《巫山一段云》填写的,故可歌唱。古传记中有记载说:天帝之小女儿叫瑶姬,她的魂魄变成了一种草,实际上就是灵芝。(引文见《水经注•江水》:“宋玉所谓天帝之季女,名曰瑶姬,未行而亡,封于巫山之阳,精魂为草,实为灵芝。”又见《文选》卷十九及李善注解。李善在《文选》的注解里引《襄阳耆旧传》说:“赤帝女曰姚姬,未行而卒,葬于巫山之阳,故曰巫山之女。”)宋玉根据巫山瑶姬的传说,写了《高唐赋》和《神女赋》,本用来讽喻和劝诫楚襄王。后世的词人,尽管转加修饰,用了很多华丽的辞藻,但都没有失掉本意,超过某种范畴。而“我”却特别喜欢袁山松(东晋人,少有才名,博学能文,著有《后汉书》百篇,及《宜都山川记》)的描写:“秀丽的山峰重叠着,形状非常奇特,上面林木错落有致,非常茂密,高耸在霞气上面。仰望俯瞰,使人流连忘返。可以说自己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好看的地方。如果说山水有灵,也应当惊诧从古至今没有遇到过我这样的知己了!”仔细地寻思着这话语,简直使人有神游八极之感,而其神妙之处似乎更超过看到神女花茂玉润的美貌了(“晔花温莹”是化用《神女赋》描写巫山神女的句子:“晔兮如华,温乎如莹”,华即花)。

    最后他还说,本打算根据袁山松这几句对巫山的绝妙描写和赵孟頫的词意,来写一篇文章,或画几幅山水图,以洗去世人对巫山神女的玷污和羞辱。但苦于没有时间(睱古通暇),所以只临摹了雪松的《巫山十二峰》词墨宝,并请曹太狂依次作了画。出行时就藏在所带的箱笼里,这样好为他日脱离尘俗,游心仙境,找个说事的由头。

    这篇跋文否定了后世词人对巫山神女所作的陈词滥调的亵渎,赞美了袁崧对巫峡自然景物的描写,这也正是杨慎独到的审美情趣和文学思想的体现。

    在这次游历中,杨慎可谓佳作迭出。比如在中国文学史上影响比较大的《竹枝词九首》就写于此时。明代著名学者焦竑就认为杨慎《竹枝词九首》:“似雅似俗,最得竹枝之体,刘禹锡后,独此公耳!”《竹枝词九首》是一幅完整的峡江民间生活画卷,生活气息很浓,无疑为我们研究古代峡江历史和民俗生活提供了最为珍贵的资料。


    下面我们选四首欣赏。

    江头秋色换春风,江上枫林青又红。

    下水上风来往惯,一年长在马船中。

    马船,即马纲船。这是古代长江常常使用的一种轻便的快船。据有关资料载,在宋代,合州所造马纲船,每艘可载马20匹。夔州所造马纲船,每艘载马18匹。马纲船航速很快,下水平均每日可达150里,夔州至峡州仅需6日。这首诗主要描写峡江水上人家过惯了秋去春来一年四季利用马船往来于江上的生活。

    最高峰顶有人家,冬种蔓菁春采茶。

    长笑江头来往客,冷风寒雨宿天涯。

    蔓菁萝卜是一种蔬菜,可用来腌制咸菜。这首诗则描写了当地的居民乐于田园生活,而对那些常年生活在“冷风寒雨宿天涯”的客商表示了不理解。

    红妆女伴碧江 ,蓪草花簪茜草裙。

    西舍东邻同夜烛,吹笙打鼓赛朝云。

    这首诗描写了人们在江边奏乐唱歌祭赛巫山神女的情景。峡中姑娘们利用“蓪草花簪茜草裙”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夜间一起来到碧绿的江边,点上灯烛,吹笙打鼓,唱着竹枝歌祭赛神女。反映了当地的一种民俗。赛神是当地的一种祭祀活动,而吹吹打打跳跳舞舞则是为了娱神,换句话说就是为了讨好神仙,神仙高兴了自然也就会保一方平安了。当然这种活动同时也娱乐了自己。

    神女峰前江水深,襄王此地几沉吟。

    暖花温玉朝朝态,翠壁丹枫夜夜心。

    描述巫山神女的神话传说。在这首诗里,诗人既化用了宋玉“晔兮如花,温兮如玉”(《高唐赋》)典,又暗用了杜甫“含风翠壁孤云细,背日丹枫万木稠”(《涪城县香积寺官阁》)的诗句,顺手拈来,十分自然,充分显示出诗人渊博的知识和学问。

    除了《竹枝词九首》,杨慎写得好的有关巫山的诗词还有:

    峡 中

    峡里青山梦里过,晓来春比夜来多。

    开蓬试看江头路,树树残梅照绿波。

    这首诗描写春天来临,青山绿水,景色绮丽,春意盎然,气候宜人,置身其间使人恍在梦里。将船上的遮雨竹篷打开,向江岸路上望去,一树树残留的腊梅正映衬在绿波里,好看极了。此诗画面感极强,深得摩诘为诗之法,“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楚江曲

    巫山花已红,楚水波新绿。

    两两浣纱人,照影斗妆束。

    笑问竹枝词,何如采莲曲?

    描绘在美丽的春天里,花红波绿,一些天真烂漫的浣纱姑娘,在江边一边浣洗衣裳,一边在那里唱着美妙的竹枝词歌,嬉戏打闹,并各自比较看谁打扮得漂亮入时。好一幅春江浣纱图!看到这情景,作者忍不住就会笑着问别人,你以为这里的竹枝歌曲,比那久负盛名的《采莲曲》又如何呢?很显然,首先作者的回答是肯定。


    而杨慎在他的诗中运用巫山典故的就更多了:

    行雨行云窈窕,非烟非雾轻盈。(《古意》)

    结梦拟阳台,交辞同阿谷。(《题交甫解珮图》)

    绣被唤回巫峡梦,锦囊剩有蜀江篇。(《喜任苍岩至招之饮〈柟〉》)

    飘飖侠客游燕市,窈窕仙娥下楚台。(《听歌》)

    将怀结楚梦,流思向云巫。(《秋夕效六朝体》)

    水驿梅花开未开,缄情千里寄阳台。(《阻风曲罐子矶作》)

    愿为楚女巫山之行雨,不愿作甄妃洛浦之凌波。(《鹣鹣歌》)

    淇上轻盈侣,巫阳缥缈仙。(《扶南曲》)

    云为巫峡赋,雪作郢中词。(《星回之夕梦一美丈夫,自称宋玉,谓余曰:公独无诗赠我乎?梦中作一首四句,觉后续之。》)

    巫阳台上春先到,汉月楼中夜未央。(《新曲古意》)

    行雨行云窈窕,非烟非雾轻盈。(《古意》)

    神女巫山上,西施越网中。(《吴楚行》)

    此外,杨慎在他创作的《江花品藻》中,品评蜀地美艳女子时,皆以花名之,并分别填词咏赞。而在这些赞词中多以巫山神女典故入词,读起来典雅华丽,颇耐人寻味。如:

    第二名:陈满堂,字赛西。乐昌余韵,水仙。

    有《黄莺儿》赞曰:

    东望碧云开,喜佳人日暮来。苎萝堪把西施赛。露沾绣鞋,霜封翠钗。灯前两两深深拜,惜多才。幽欢美爱,说甚楚阳台。

    第八名:吴鞋山。锦步成莲,檐锦。

    有《巫山一段云》赞曰:

    桃叶横波急,莲花衬步轻。黎涡笑处袜尘生。皎皎复盈盈。

    洛浦人常见,阳台梦未成。蕊珠楼上彩云迎。醉听啭春莺。

    第九名:梅粉西。妙语如弦,荠菜。

    有《小秦王》赞曰:

    试灯之夕粉西来,灯下佳人对上才。

    更听翠楼歌曲妙,风流何必楚阳台。

    第十二名:董翠亭。前度刘郎,桃花。

    有《桃园忆故人》赞曰:

    武陵溪上春风遍,花映玉楼妆面暗。逐锦云仙艳,梦绕襄王殿。二乔二赵今重见,丰韵一家堪羡。不到刘郎肠断,凝睇横波慢。

    第十三名:吴云山。宋玉墙东,李花。

    有《巫山一段云》赞曰:

    巫峡云双朵,蓝田玉一钩。凤凰台上凤凰游,难比这风流。纤手松罗袜,香肩上玉楼。牙床一夜橹声揉,人在鹊桥头。

    第十五名:王艳香。春月初圆,兰花。

    有《浣溪沙》赞曰:

    楚峡云娇宋玉愁,汀花海藻系兰舟。晕灯荧泪五更头。

    桃叶桃根双姊妹,江南江北两风流。佳期好在月明楼。

    第十六名:李十儿,字小眠。流莺过墙,樱桃花。

    有《山坡羊》赞曰:

    风儿疏剌剌吹动,雨儿淅零零风送。雨儿凄楚风儿横,翠幕中灯儿一点红。灯儿照破人儿梦,梦绕巫山若个峰。朦胧徘徊两意浓,匆匆欢娱一霎空。

    第二十二名:梅半分,字碧峰。增之一分,芍药。

    有《清江饮》赞曰:

    金钉儿钉来刚半折,泥水全不怕,巫山云雨仙,洛浦凌波袜。护定金莲儿床上耍。

    同样,杨慎还有很多笔记有关巫山的典故、地名、风土人情。


    关于巫峡江陵地望,他有一段关于李杜优劣之判的精彩点评——

    盛弘之《荆州记》(盛弘之是南朝宋人。此书南北朝齐、梁、西魏间著述中颇见注称,唐、宋地理典籍中尤多征引。然是书亡佚既久,盛弘之生平行状亦不可考。唯《隋书•经籍志》云:“《荆州记》三卷,宋临川王侍郎盛弘之撰。”)巫峡江水之迅云:“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杜子美诗:“朝发白帝暮江陵,顷来目击信有徵。”李太白:“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尽,扁舟已过万重山。”虽同用盛弘之语,而优劣自别。今人谓李杜不可以优劣论,此语亦太愦愦。白帝至江陵,春水盛时行舟,朝发夕至,云飞乌逝不是过也。太白述之为韵语,惊风雨而泣鬼神矣。太白娶江陵许氏,以江陵为还,盖室家所在。

    很显然,杨慎认为在这里李白用典比杜甫更加明快自然,优劣立判。

    其实杨慎自己对此典也有运用,写过一首诗,诗云:

    峡东曲

    白帝到江陵,一千二百里。

    欲试一日程,湏待春水起。

    布帆一百尺,出自三梭织。

    风顺早归来,天际遥相识。

    当然他的这首诗,虽然没有多大的新意,但读后也使人们能够更进一步明白“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并不是随时都可以这样的,而完全由季节和天气决定。

    又繁知一。

    杨慎先注曰:“繁音婆。”(笔者以为杨慎先生在这里为我们研究巫山地方姓氏文化和移民文化提供了典籍资料)然后讲述与之有关的典故:

    繁知一,蜀之巫山人(原隶属四川,现划归重庆),《赠白乐天》诗云:“忠州刺史今才子,行过巫山必有诗。为报高唐神女道,速排云寸候清辞。”乐天见之,邀繁生同舟,且曰巫山有王无竞沈佺期皇甫冉李端四诗。晚不肯作。古人之服善无我如此。沈与皇甫李端诗,人多知之。王无竞一首罕传,今录于此:“神女下高唐,巫山正夕阳。徘徊作行雨,婉恋逐襄王。电影江前落,雷声峡外长。朝云无处所,台殿郁苍苍。”乐天取此在佺期三子之上,信哉。

    杨慎在这段关于繁知一在神女庙等候白居易“清辞”的记述,与《光绪巫山县志》关于繁知一的记述,文字完全吻合。(见拙文《诚知老去风情少——白居易巫山难为韵》)。《光绪巫山县志》:“(刘白)尝云,自周楚至大唐,巫山诗词骈赋,悉去千余首,但取沈、王、皇甫、李四章(指四人用楚人宋玉《高唐赋》、《神女赋》中的神女典故写的《巫山高》)为千古绝唱。遂如崔颢题诗黄鹤,青莲(李白)搁笔所由,刘白之于巫山也绝少讴吟。”所以当白居易到忠州任所,途经巫山神女庙时,当地隐士繁知一为表达对白的仰慕和向他索取新词,白居易只是无可奈何地在峡中壁上,题了一首小诗:“巫山庙花红似粉,昭君村柳翠于眉。诚知老去风情少,见此争无一句诗?”(《题峡中石上》)

    而在这四首千古绝唱中,评家皆以王无竞独擅胜场,写得最好。杨慎也深以为然,所以说:“乐天取此在佺期三子之上,信哉。”

[责任编辑: 陈龙江]
版权声明:
  凡所有标注为“来源:中国·巫山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需引用、转载,请来信获取授权,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和原文链接,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未经授权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随意转载使用本站版权所有的稿件,若有违反,我站将追究有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法律顾问:重庆抉择律师事务所 向东 13996558727 。
  
   巫山网鼓励全体市民随时随地向我们爆料,凡提供有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站将给予20-200元的奖励。
    电话:023-57622515
    Q  Q:483465053
    微信:zgwush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