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巫山网>>巫山诗文>> >> 正文

向巫山,朝朝行雨暮行云
——古代女子咏巫山

2014年01月22日 14:21:02
来源: 巫山新闻网

向承勇

    自古以来,巫山因其丰富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一直成为墨客骚人向往的地方。历史上许多有名气的人都到过巫山,并留下大量的有关巫山的诗词歌赋,供我们去发掘、整理和欣赏。而在这些诗词歌赋中,有部分女性作品尤其引人注目,有的甚至堪称精妙之作,其才情绝不逊于男性,故不容我们忽视。就总体看,这些女性作品虽不如男性的豪放奔逸,但其丰富细腻的情感和内心世界,却表现得淋漓尽致,往往令男人们也望“诗”兴叹,自愧不如。

    从萧叔子听弹琴赋得三峡流泉歌

    李季兰

    妾家本住巫山云,巫山流泉常自闻。

    玉琴弹出转寥夐,直是当时梦里听。

    三峡迢迢几千里,一时流入幽闺里。

    巨石崩崖指下生,飞泉走浪弦中起。

    初疑愤怒含雷风,又似呜咽流不通。

    回湍曲濑势将尽,时复滴沥平沙中。

    忆昔阮公为此曲,能令仲容听不足。

    一弹既罢复一弹,愿作流泉镇相续。

    这首《从萧叔子听弹琴赋得三峡流泉歌》,为时人誉为女中诗豪的唐代著名女诗人李季兰所作。李季兰(?—784),名冶,乌程(今浙江吴兴)人,系唐代女道士、诗人,与当时著名诗人刘长卿、品茶专家陆羽以及释皎然等颇多交往。她极善弹琴,曾一度被召入宫中。后因上诗判将朱泚,被唐德宗处死。她的诗多赠人和遣怀之作,清新豪放,自然不羁,被刘长卿称为女中诗豪。后人将她的诗与其稍后的女诗人薛涛的诗辑录成《薛涛李冶诗集》。今《全唐诗》尚存李季兰诗10余首。

    《三峡流泉》是古代的一种琴曲名,曲调异常美妙,使人听后如痴、如醉、如梦、如幻,受到极大感染,恍惚真的置身三峡一般。古人以写听弹《三峡流泉》为题的诗较多,如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岑参(约715-770,曾任嘉州刺史),就写过《秋夕听罗山人弹三峡流泉》诗。

    《从萧叔子听弹琴赋得三峡流泉歌》,通过对“巨石崩崖”、“飞泉走浪”、“回湍曲濑”、“时复滴沥”的巫山流泉的描写,极尽笔力地赞美了弹琴人“玉琴弹出转寥夐,直是当时梦里听”娴熟的高超技艺。寥夐(liáoxiòng),空旷,开阔。如明顾起纶《国雅品•士品三》:“其诗如空严曲瀨,宛转寥敻,时復滴沥,得幽闲真趣。”

    此外,李季兰还用巫山典写过一首《感兴》诗。其诗曰:

    朝云暮雨镇相随,去雁来人有返期。

    玉枕祗知长下泪,银灯空照不眠时。

    仰看明月翻含意,俯眄流波欲寄词。

    却忆初闻凤楼曲,教人寂寞复相思。

    此诗起句即用巫山“朝云暮雨”典。朝云暮雨出自宋玉《高唐赋》和《神女赋》,其意象常为男欢女爱。全诗通过长夜漫漫,空寂难熬,乃至辗转反侧,东想西忆,彻夜不眠的描写,凸显了自己的相思之苦。

    谒巫山庙

    薛 涛

    乱猿啼处访高唐,路入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犹是哭襄王。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此诗题名《谒巫山庙》,为唐代后期著名女诗人薛涛所作。薛涛(?—约834),字洪度,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一带)人。自幼随父入蜀,后入乐籍,成为歌妓。韦皋任川西节度使后,召令侍酒赋诗,称为女校书。其诗多赠朋惠友之作,不少作品情调伤感。晚年居成都浣花溪创制深红小笺写诗,时称“薛涛笺”。由于薛涛善歌舞,工诗词,故当时的一些名士如元模、白居易、杜牧等,都与之交厚,颇多唱和。她的书法极佳,有所谓“写得薛涛查草帖,西湖纸价可能高”的评价,可见声誉之高。她还精于工艺,所创制的深红小笺,尤为人们喜爱,称为“薛涛笺”。当时有一对联赞道:

    沧海白,赤城霞,峨眉雪,巫峡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武夷峰,庐山瀑布!合宇宙厅观绘吾斋壁;少陵诗,摩诘画,左传文,马迁史,薛涛笺,右军贴,南华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世置吾己窗。

    把薛涛笺作为古今绝艺,与历史上最著名的人物相提并论,可见极负盛名。现在成都市望江公园尚存“薛涛井”。原有《洪度集》一卷。后人将她与李季兰的诗合辑成《薛涛李冶诗集》二卷,《全唐诗》编薛涛诗一卷。

    从这首诗的题目可知,作者曾到过巫山,并曾亲谒巫山庙。但很明显,这个“巫山庙”并非现在所说的“神女庙”,而是高唐古观。作者在第一句诗中也说的是“访高唐”。高唐观建在离古县城半里许的半山腰上,烟霞弥漫,草木繁盛,宛如仙境一般,乃我国最著名的寺观之一。观中有一乾隆碑说,高唐观“林木繁荫,春夏会,鸟语花香,诗人骚客,游览其间,朝而往,暮而归,诚胜地也……”

    当然,谒巫山庙,无一例外地就会使人想起战国楚人宋玉的《高唐赋》和《神女赋》,也就自然会使人想起那楚襄王如果不是荒淫无耻,沉湎于声色犬马之中,又怎么会有亡国之厄之恨呢?你看,就连庙前的杨柳,也惆怅地在那里摇晃不定,有如美女在那里皱眉叹息一样。作者利用眼前景物,运用拟人手法,借物怀古,抒情达意。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人们常以柳喻眉,但此诗最后两句,却以眉喻柳,颇出新意,十分耐人寻味。


    九日遇雨

    薛 涛

    茱萸秋节佳期阻,金菊寒花满院香。

    神女欲来知有意,先令云雨暗池塘。

    此诗亦为薛涛所作,题目为《九日遇雨》。原本有两首,这里选一首。

    古代三峡地区民间有九月九登高之俗(见《荆楚岁时记》。全书凡37篇,主要记载了中国古代楚地岁时节令风物等),这一天不分男女、老幼,都插茱萸,饮菊花酒,据说这样可以避邪除秽,确保一年康泰平安。很显然,这是一个多么重要也多么令人盼望的节日。然而,天不作美,却下起了大雨,使佳期遭到阻隔。按说这是一件多么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但作者生性豁达诙谐,把它说成是巫山神女有意地安排。神女欲来,岂有不兴云布雨之理?作者由雨想到了云雨,又由云雨的意象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巫山神女,想象贴切自然,顺理成章,给人毫无牵强之感。

    朝云引

    郎大家宋氏

    巴西巫峡指巴东,朝云触石上朝空。

    巫山巫峡高何已,行雨行云一时起。

                                        一时起,三春暮。

                                        若言来,且就阳台路。

    此诗题名《朝云引》,为唐代女诗人郎大家宋氏所作。宋氏生平无考,其诗汉乐府之韵味颇浓。

    《朝云引》是一种杂曲(词)名,每片六拍,要求以巫山神女典入诗入词。历代以《朝云引》为题的人不少,如我国古代著名的文学家苏轼就写过《朝云引》。

    宋氏这首《朝云引》主要运用巫山“朝云”、“暮雨”、“阳台”等典,表现自己深蕴含蓄而又充满无比迫切和无限希冀的情感。

    宿巫山寄远人

    梁 琼

    巫山云,巫山雨,朝云暮雨无定所。

    南峰忽暗北峰晴,空里仙人语笑声。

    曾侍荆王枕席处,直至如今如有灵。

    春风淡淡白云闲,惊湍流水响千山。

    一夜此中对明月,忆得此中与君别。

    感物情怀如旧时,君今渺渺在天涯。

    晓看襟上泪流处,点点血痕犹在衣。

    此诗为唐人梁琼所作,题名《宿巫山寄远人》。梁琼生平事迹不详,但这首诗则主要是写诗人宿巫山后的所思所想,然后寄给她在远方的爱人。该诗恰到好处地运用了巫山“神女与荆王(楚王)”欢会典故,情真意切,缠绵悱恻,既向“远人”传递了自己漂泊“无定所”的无可奈何的情绪,又回忆了过去与“君”相处的美好时光,表达了刻骨铭心的相思之苦和凄婉幽怨。

    别韦洵美诗

    崔素娥

    妾闭闲房君路岐,妾心君恨两依依。

    神魂倘遇巫娥伴,犹逐朝云暮雨归。

    《别韦洵美诗》这首诗是唐代女诗人崔素娥写的一首与丈夫别离的诗。诗说从此“我们”将各走一方,尽管“我们”都依依不舍,对遭逼迫引以为恨,却又没有办法。只希望你不要忘记“我”,就是遇到像巫山神女一样的美女,也要时时想到我们曾经的恩爱。此诗尽管运用了巫山神女典,但写得自然朴实,感情真实流露,催人泪下。崔素娥本是韦洵美的妾,韦洵美又是邺都王罗绍威的手下。绍威听说崔素娥非常漂亮,就逼迫韦洵美送给他。韦洵美不敢反对,但又没有办法,心里闷闷不乐。崔素娥知道后就哭着写了这首《别韦洵美诗》。韦洵美看到这首诗后心里更不是滋味,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带素娥逃离虎口。就这样在当天晚上半夜,韦洵美就冒险把素娥藏在皮囊里悄悄逃跑了。

    古 意

    薛 馧

    昨夜巫山中,失却阳台女。

    朝来香阁里,独伴楚王语。

    这首诗为唐代女诗人薛馧作,题名《古意》。由题可知,诗意是根据前人说法写的。这古意从何而来?很显然就从楚人宋玉的《高唐赋》里而来。《高唐赋•序》里宋玉给楚襄王讲了一个巫山神女的故事: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於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其上独有云气,崒兮直上,忽兮改容,须臾之间,变化无穷。王问玉曰:此何气也?”玉对曰:“所谓朝云者也。”王曰:何谓朝云?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原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这则故事在《襄阳耆旧传》里也有描述:赤帝女曰姚姬,未行而卒,葬於巫山之阳,故曰巫山之女。楚怀王游於高唐,昼寝,梦见与神遇,自称是巫山之女,王因幸之。遂为置观於巫山之南,号为朝云。后至襄王时,复游高唐。不过薛馧的这首小诗颇有特点,构思巧妙,跌宕有致,幽默风趣,让人读后难以忍俊。她说昨晚巫山神女不知道什么原因失去了踪影,到了第二天早上才发现,她正独自一人在自己香阁里陪伴楚王说话。

    薛馧(yún),唐代女诗人,生卒年不详。或作蕴,字馥。薛彦辅孙女。今存诗三首。


    哀 愤

    李弄玉

    昔逐良人西入关,良人身殁妾空还。

    谢娘卫女不相待,为雨为云归此山。

    这首《哀愤》诗为唐代女诗人李弄玉作。李弄玉,唐代会稽人,家住若耶溪。从夫入函关,每以山水花木为娱。夫卒于旅,弄玉扶榇东归,过三乡(三乡驿,旧址在今河南省宜阳县西南洛河北岸的三乡镇,地处古长安至东都洛阳道上),题《哀愤》诗于壁。有趣的是李弄玉题写这首诗时,并没有落名,却写了个小序:“余本家若耶溪东,从良人西入函关,寓居新昌里第。不幸,良人已矣,邈然无依。东迈,历渭川,涉浐水,背终南,涉太华,经虢略,抵陕郊,皆曩昔宴游之地,命笔辄题,终不能涤其怀抱。翰墨非女子事,故隐其名而不书。”隐其名而不书也就罢了,但她又加了个尾巴:“二九子,为父后,玉无瑕,弁无首,荆山石,往往有。”这就引起很多人去猜测是什么意思。后来终于有人破解了出来。原来这段文字正是她的名字,——李弄玉。所谓二九十八,木字也。子为父后,木下子,李字也。玉无瑕,去其点也。弁无首,存其廾也。王下廾,弄字也。荆石多韫玉。合起来岂不正是“李弄玉”三字?诗人写这首诗的原因和意思,在小序里已经说得很清楚,并不难理解。里面主要用了两个典故。一是“谢娘卫女”,指晋王凝之之妻谢道韫和皇后卫子夫。谢道韫有文才而知名,卫子夫以发美而著称。因以“谢娘卫女”泛指才女和美女,这里自然系自指。二是“为雨为云”,即化为云雨。语本战国楚人宋玉《高唐赋•序》:“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之立庙,号曰朝云。”始料未及的是,这首诗写后,当即就有十一个诗人写了和诗,而且一直到了宋代居然还有人缘题和诗。当时和诗如:

    惆怅残花怨暮春,孤鸾舞鉴倍伤神。

    清词好个干人事,疑是文姬第二身。

                      (陆正洞)

    女儿山前岚气低,佳人留恨此中题。

    不知云雨归何处,空使王孙见即迷。

                     (王祝云)

    无姓无名越水滨,芳词空怨路旁人。

    莫教才子偏惆怅,宋玉东家是旧邻。

                     (王硕云)

    洛川依旧好风光,莲帐无因见女郎。

    云雨散来音信断,此生遗恨寄三乡。

                      (张绮云)

    还有更奇特的是,唐代另一个“谁氏女”的女诗人题写了一首名为《题沙鹿门》的诗,除了诗意与若耶溪女写的基本一致外,竟然只是略改了几个字:

    昔逐良人去上京,良人身殁妾东征。

    同来不得同归去,永负朝云暮雨情。

    献陈陶处士

    莲 花

    莲花为号玉为腮,珍重尚书遣妾来。

    处士不生巫峡梦,虚劳神女下阳台。

    这是唐代一个叫莲花的官妓献给陈陶的一首自荐诗。陈陶归隐南昌西山时,好友严宇就想叫莲花(豫章人)跟去服侍他。陶不愿意,莲花就写了一首诗请求他答应。诗说“我”叫莲花,自认为还长得可以,严尚书嘱“我”去陪侍你。但奈何你根本不愿意接受,真空劳了“我”的一番好意了。这里借用了阳台神女自荐枕席的典故。陈陶看到莲花的诗后,还是不为所动,赓即也写了一首《答莲花妓》婉言谢绝。诗说:

    近来诗思清于水,老去风情薄似云。

    已向升天得门户,锦衾深愧卓文君。

    大意是说自己老了,已离升天不远,早已无风情可言,所以不得不辜负你的美意。这里借卓文君典代莲花。

    回心院词十首(选一)

    萧 后

                                             拂象床,

                                             凭梦借高唐。

                                             敲坏半边知妾卧,

                                             恰当天外少辉光。

                                             拂象床,待君王。

    这是萧后所作《回心院词十首》中的一首。萧后,字观音,钦哀皇后弟枢密使萧惠之女,系辽道宗耶律洪基(1055—1095)的皇后。她姿容冠绝,“工书,能歌诗,善弹筝、琵琶”。(《词苑丛谈》)后被枢密使耶律辛乙诬陷与乐人赵惟一有私情,赐自尽。辽天祚帝继位后,追谥为“宣懿皇后”。

    唐高宗后王氏及萧良娣既废,囚宫中,一日帝至囚所,二人曰:“陛下幸念畴日,使妾死更生,复见日月,乞署此为回心院。”此即“回心院”的来历。萧后作《回心院》词是为表达望幸之意(《词苑丛谈》载:“帝〈辽道宗〉游畋无度,萧后讽诗切谏,帝疏之,作回心院,寓望幸之意。”)萧后在这首词中,借战国楚人宋玉所作《高唐赋》和《神女赋》中的典故,并通过自己那种长夜难眠,始终不见“辉光”,乃至心烦意乱,敲坏“象床”的描写,把自己思念君王不至的万般无奈及感伤,很好地表现了出来。


    惜奴娇

    巫山神女

    瑶阙琼宫,高枕巫山十二。睹瞿塘、千载滟滟云涛沸。异景无穷好,闲吟满酌金卮。忆前时。楚襄王,曾来梦中相会。吾正鬓乱钗横,敛霞衣云缕。向前低揖。问我仙职。桃杏遍开,绿草萋萋铺地。燕子来时,向巫山、朝朝行雨暮行云。有闲时,只恁画堂高枕。

    《惜奴娇》是词牌名。作者“巫山神女”宋代词人,未详生平,托名“巫山神女”。这首词诗人用第一人称“吾”(神女),写了看到的想到的遇到的物象。楚王离宫细腰宫就掩映在巫山十二峰之中。在这里可以远远看到瞿塘的雄峻,变幻无穷的巫山云涛。面对这样无比奇异的美景,“我”情不自禁会举着盛满美酒的金杯痛饮,闲吟诗章抒发情感。而这时“我”突然回忆起,当年楚地国君襄王曾和“我”梦中相会,而那时“我”鬓发凌乱,发钗随意地横别在头上,正收拾要穿的霞衣云缕。他向“我”拱手行礼,并问“我”在天上仙班的职位。“我”告诉他这里到处绿草萋萋,开遍了鲜艳的桃花杏花,是“我”最眷念最喜欢的地方。每年春天紫燕归来时,“我”就帮巫山这块地方做一点事情比如布施一点春雨,便于他们安排农事,使他们能够安居乐业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如果有空的话,“我”就高枕画堂,享受这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无穷乐趣。很显然,诗人正借神女之口,表达自己最向往的是与世隔绝与世无争的闲适生活。

    玉女摇仙佩•秋情

    张玉娘

    霜天破夜,一阵寒风,乱淅入帘穿户。醉觉珊瑚,梦回湘浦,隔水晓钟声度。不作高唐赋。笑巫山神女,行云朝暮。细思算、从前旧事,总为无情,顿相孤负。正多病多愁,又听山城,戍笳悲诉。强起推残绣褥,独对菱花,瘦减精神三楚。为甚月楼,歌亭花院,酒债诗怀轻阻。待伊趋前路。争如我双驾,香车归去。任春融、翠阁画堂,香霭席前,为我翻新句。依然京兆成眉妩。

    《玉女摇仙佩》为词牌名。这首《玉女摇仙佩•秋情》词,为宋末著名女词人张玉娘所写。张玉娘(1250-1276),字若琼,自号一贞居士,处州松阳(今属浙江丽水市)人。她出身仕宦家庭,自幼敏而好学,诗词尤得风人体。然才丰运蹇,仅活到27岁。她是宋末文学家,时人以汉班昭比之,与李清照、朱淑真、吴淑姬并称宋代四大女词人,著有《兰雪集》两卷。

    全词主要描写自己在秋天的冷漠、孤寂和对死去的心上人的痛苦思念。霜天、长夜、寒风、醉梦,这些物象给人的是凄冷忧愁。联想到自己的感情生活不禁哑然失笑,对恋人的辜负,完全是自己的固执造成,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而自己在这多病多愁的时候,偏偏听到的又是如泣如诉悲切的胡笳声声。想找些事情做做,以减轻思念的折磨,于是撑起身来补补缝缝,再对着菱花镜看看,不想早已骨瘦形销。“我”不想再去过去“我们”经常去的观月楼以及歌亭花院,只想独自用酒来麻醉。你就先在前面去探探路吧,“我”随后就到。相信如果真的到了那里,“我们”一定会感到春光融融。在“翠阁画堂,香霭席前”,你一定又会为“我”写出新的赞美诗篇,而“我”在京兆地方依然是最妩媚让人称羡的人。

    这首词里,词人用了楚人宋玉《高唐赋》巫山神女“旦为朝云、暮为行雨”的典故,以表达自己过于矜持,以至后悔不已的复杂心情。

    除了这首词外,张玉娘还用巫山典写了很多悼念她恋人的诗。如“中路怜长别,无因复见闻。愿将今日意,化作阳台云。”(《哭沈生》)“绣罢南窗睡思催,花生银海玉山颓。东风斜倚娇无力,梦入湘江隔楚台。”(《扶玉椅》)“朝云暮雨心去来,千里相思共明月。”(《山之高》)“极目天空树远,春山蹙损,倚遍雕阑。翠竹参差声戛,环佩珊珊。雪肌香、荆山玉莹,蝉鬓乱、巫峡云寒。拭啼痕。镜光羞照,孤负青鸾。此时星前月下,闲将清冷,细自温存。蓟燕秋劲,玉郎应未整归鞍。数新鸿、欲传佳信,阁兔毫、难写悲酸。到黄昏。败荷疎雨,又几度销魂。”(《玉蝴蝶•离情》)这些诗词无不写得情真意切催人泪下。

    春 归

    朱淑真

    狼籍花因昨夜风,春归了不见行踪。

    孤吟惸坐清如水,忆得轻离十二峰。

    这是宋代女诗人朱淑真写的《春归》诗。诗说春已经归去,那些零落满地狼藉不堪的花瓣也在一夜之间被风吹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而“我”独自吟哦心清如水更无杂念,早已收摄心神不再眷念红尘中的事了。这里“十二峰”指“巫山十二峰”,暗用宋玉《高唐赋》巫山典。神女瑶姬本天帝之女,因爱巫山而住在巫山阳台山下,故有与楚王阳台相会的故事。而现在已经悄然离开,回到了本来该住的天上。用此典而自况其意甚明。惸(qióng),同“茕”,孤独的意思。“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晋•李密《陈情表》)“哿矣富人,哀此惸独。”(《诗经•小雅•正月》)铁琴铜剑楼钞本作“独”。

    朱淑真(约1135-1180),号幽栖居士,宋代女诗人,亦为唐宋以来留存作品最丰盛的女作家之一。南宋初年时在世,相传为朱熹侄女。其父曾在浙西做官,家境优裕。幼颖慧,博通经史,能文善画,精晓音律,尤工诗词,素有才女之称。她的诗词足可与李清照比美,共同辉耀着宋代的文坛。相传因父母做主,嫁予一文法小吏,婚后生活很不如意,抑郁而终。现存《断肠诗集》、《断肠词》传世,为劫后余篇。


    会魏夫人席上,其四“群”字韵

    朱淑真

    占断京华第一春,清歌妙舞实超群。

    只愁到晓人星散,化作巫山一段云。

    这首诗是朱淑真在魏夫人席上写的一首诗。原题为《会魏夫人席上,命小鬟妙舞,曲终,求诗于予,以“飞雪满群山”为韵作五绝,其一“飞”字韵”》。她和曾布妻魏氏(封鲁国夫人。有鲁国夫人词)是诗朋词友,魏夫人的文学创作在宋代颇负盛名,与李清照齐名。朱熹甚至说:“本朝妇人能文,只有李易安与魏夫人。”魏夫人常常“置酒以邀淑真”。一次朱淑真与魏夫人聚会宴饮,魏夫人命善歌舞的小鬟歌舞,意犹未尽,又以“飞雪满群山”为韵,请朱赋诗。朱淑真乘醉一挥而就,写下了五首七言绝句,这是第四首,用的是“飞雪满群山”中的“群”字作韵。在这首诗里,朱淑真醉态毕现,表现出一种傲视群芳的自负。然而酒后吐真言,所以她怎么想的就怎么说。诗说她在京华占尽芬芳,轻歌曼舞无与伦比,表面上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实际上她孤寂难熬,最怕的就是夜阑人静之时,一种挥之不散的愁绪就像巫山云一样漂浮不定,使她彻夜不眠。同样在这首诗里,诗人借用了宋玉《高唐赋》中的巫山神女典。“化作巫山一段云”,犹言像巫山云一样漂浮不定,无所适从。

    夏夜有作

    朱淑真

    暑夕炎蒸着摸人,移床借月卧中庭。

    更深露下衣襟冷,梦到阳台不奈醒。

    朱淑真在这首《夏夜有作》诗中说,夏夜太炎热作弄得人根本睡不着觉,只好把床移到庭院之中月光之下。但不料到了半夜起了露水,因身上衣衫单薄被冻醒了,结果把她的好梦也打断了。这里诗人用了宋玉《高唐赋》中的阳台一梦的故事,以表达诗人的无奈。作为一个女子在过去能这样直白地在诗中表述自己做着春梦,而且不愿醒来,实在不易。从另一角度也表现了诗人的直率性格。

    巫山一段云

    黄 峨

    巫女朝朝艳,杨妃夜夜娇。行云无力困纤腰。媚眼晕春潮。阿母梳云髻,檀郎整翠翘。起来罗袜步兰苕。一饷又魂销。

    这是明代女文学家黄峨用《巫山一段云》词牌填的一首自题词。黄峨(1498-1569)字秀眉,四川遂宁人。明朝工部尚书黄珂之女,文学家杨慎(明代三大才子之一。字用修,号升庵)之妻,人称黄安人。其人诗、词、散曲无所不能,散曲尤有名。《晚香堂清语》:升庵夫人黄氏寄外诗有“日归日归愁岁暮,其雨其雨怨朝阳”之句,传诵人口。又有《满庭芳》、《巫山一段云》诸词,皆为雅丽。或比之赵松雪管夫人,然管工画竹耳,诗词鄙俚,不及黄远矣。有《杨夫人乐府》,又有《杨状元妻诗集》。不过这首词的确写得很有水平,通过一些生活细节的点写,把一段美满的夫妻生活描绘得淋漓尽致,温馨感人。从选择词牌就可以看出她是用了一番心思的。《巫山一段云》属唐教坊曲,原主要咏巫山神女事,后用作词牌。黄峨的这首词以词牌代词题,表面看是写巫山神女,实则不然。因里面除了神女还有杨贵妃,还用了“阿母”、“檀郎”典。所以看来看去都不是,恰恰写的就是自己。黄峨既是一个大才女,也是一个大美女。用历史上的几个美女自况一下未尝不可。宋玉在他的《高唐赋•序》中说神女在早上就会化作美妙无比的朝云,而白居易笔下刚出浴的“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杨妃(《长恨歌》),更是羞花闭月。阿母,母亲;檀郎,潘岳。《晋书•潘岳传》:“岳将诣市,与母别曰:‘负阿母!’”清代李渔“终朝阿母梳云髻,甚日檀郎整翠翘”(《蜃中楼•训女》)的诗句也正用此典。云髻,一种高耸的发髻;翠翘,古代妇人佩戴的一种玉质的状似翠鸟尾羽的首饰。兰苕(tiáo),指兰花,也指兰花和凌霄花。

    小鸥波馆豢华蚕饲以百花茧破化蜨飞去赋诗纪之

    管 筠

    折花和露贮荆篮,数到眠三起亦三。

    不望络丝学天女,双蛾珍重赧华蚕。

    梦绕巫山十二峰,朝云如画楚台封。

    何如但作双飞蜨,花海春深处处逢。

    这是清代女诗人管筠的诗,主要写自己豢养华蚕的艰辛,并由茧破化蝶双宿双飞,联想到巫山神女与楚王恩爱无比,再由此及彼联想到自身,表达了愿做“双飞蜨”的渴望。管筠,清女居士,字静初,号湘玉,钱塘(浙江杭州)人。工诗,有《小鸥波馆集》,见《耕砚田斋笔记》。

    巫峡道中

    孙云凤

    秋江木叶下,客子独徘徊。

    瘴起浓云合,滩鸣骤雨来。

    凄凉庾信赋,寂寞楚王台。

    俯仰乾坤里,悲歌亦壮哉。

    这首诗为清代女诗人孙云凤作。孙云凤,字碧梧,钱塘人。按察使孙嘉乐之女。她是袁枚的弟子,能诗,善写花卉。因被骗嫁给程氏子,知情后看到笔砚就厌恶,最后干脆跑回到娘家。有湘筠馆诗。卒年五十一。孙云凤没嫁时常随父亲宦游,到过巫峡。这首诗就写于此时。峡中的秋天,滩鸣雨骤,到处是烟雾弥漫,加上客走他乡,自然使诗人产生了悲秋情绪。而在此时她又不由自主地想起庾信(庾信是南北朝文学的集大成者,《哀江南赋》是他的代表作)的《哀江南赋》和宋玉(宋玉是屈原的学生,志趣高洁,更是辞赋大家,曾事楚顷襄王)笔下的楚王台(即巫山阳台),这使她更加感到凄冷难耐。但很快她就平静了,人生天地间,哪有一帆风顺的道理,这不由得又使她豪气顿生,心中释然。最后两句诗则表现了诗人的旷达和豪气干云。

[责任编辑: 陈龙江]
版权声明:
  凡所有标注为“来源:中国·巫山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需引用、转载,请来信获取授权,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和原文链接,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未经授权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随意转载使用本站版权所有的稿件,若有违反,我站将追究有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法律顾问:重庆抉择律师事务所 向东 13996558727 。
  
   巫山网鼓励全体市民随时随地向我们爆料,凡提供有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站将给予20-200元的奖励。
    电话:023-57622515
    Q  Q:483465053
    微信:zgwush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