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巫山网 >> 红叶社区 >> 正文

凡人杨永早

2013年07月22日 15:22:38
来源: 巫山报

    记者 陈达平 文/图

    大约170厘米的个头,将近170斤的体重。咋一看,整个就一敦敦笃笃的巫峡汉子,除了身板还算魁梧,其他并无过人之处。

    “我是一个直性子人。”他这样定义自己——

    档案资料是普通的:曲尺乡朝阳村人,1961年4月出生。1988年2月参加巫峡林业站工作。

    穿着打扮是普通的:蓄的平头,短发梳理整齐,看起挺精神;穿的T恤,下摆扎进裤腰,看起挺利索。

    “我叫杨永早,永远的永,早上的早。”初次见面,他用极其简短的开场白自报家门。

    简短交谈中,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他是一个直性子人。有什么说什么,直来直去,不遮不掩,好!

    很快,从我们直来直去的交流中,记者发现他身上似乎没有新闻人想要的那种“闪光点”。

    哦,普通的档案,普通的穿着,普通的人,“凡人杨永早”5个字在脑际瞬间闪过。

    但是,凡人也有不凡的一面。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杨爪爪”、 “杨清白”、 “杨孝子”,杨永早的3个诨名冒了出来。而且,每一个诨名背后都还有一段不凡的故事。

    刀山火海都敢上

    工作中,他是出了名的“杨爪爪”

    “工作中免不了要上山打火。打火就得拼命,因为拼了命打火,我就得了这么一个恐怕只有巫山人才听得懂的绰号。”杨永早说,打火的时候是坎也跳,是火就扑。火打完了,脸熏得最黑的是他,头发烧焦的是他,身上划破皮的是他,裤子挂得最破的也是他。久而久之,同事开始叫他“杨爪爪”(意指很有拼劲)。

    巫峡林业站处于城郊,林地面积大,跨4乡1镇2个街道,连续两年的春节期间,其他单位放假过年,他却和同事在文峰观及七星、南陵等墓地巡回宣传护林防火,但还是防不胜防。一旦发生山火,第一个扑上山去的大多是林业人员。

    “有备无患,我们车上随时放的砍刀和防火服。就是发生火灾后砍树枝打火用。”杨永早说,近两年比较典型的火灾有两起,一起是龙门大桥东侧的山火,一起是殡仪馆对面的山火。

    杨永早说,龙门桥东侧的山火发生在夏季。当时县城还下不小的雨,开始听说那里起火了都还不怎么相信。

    有火就赶紧去打。杨永早驱车直奔龙门桥,现场风大火猛,杨永早砍根树条就扑了上去……这场火打得很辛苦。天擦黑起的火,深夜2点多才打完回家。

    殡仪馆对面的山很陡很陡,加上当时天黑地暗,地形复杂,视线不好,更考验打火人的胆量。到现场后,不少人还在山脚讨论该从哪里上山才安全、该从哪个方向打火才保险的时候,“嗖——”地一下,一个黑影早已窜出老远,舞起树枝扑火而去了。不用问就知道是谁。

    “真不愧是‘杨爪爪’!”大伙不再“久议不决”,跟着就扑了出去!

    事后天明,杨永早看了险峻的地形后惊叹:“太险了,如果不是打火,上面就是放500元钱叫我去拿也不愿意呀。”

    公家便宜从不沾

    利益前,他是出了名的“杨清白”

    打火护林是悍将,植树造林也不含糊。

    杨永早负责大溪、曲尺两个乡的林业工作,给当地党委政府当好参谋,与老百姓打成一片,常常跑进跑出,感觉特别地忙。

    记得曲尺乡权发村1、2、9社,2003年退耕的生态林没达到标准,农民“捏到鼻子糊眼睛”,成活率低。

    怎么办?守到干!杨永早把苗子运去后就不走了,成天守到地里,树窝不够大,树苗不下坑;回填不落实,树苗不松手……结果,效益上去了:成排成行的柏树苗栽得好活得好,长得像笔杆。

    “守”出了效益,“守”出了经验,杨永早从此“守”住不放:2008年在桐子坪实施森林工程,栽植8公分的大苗香樟5000余株,灌溉苗木定根水时,杨永早与两个民工守到灌了8个通宵,保证了造林成活率。

    “项目操作中没吃过老百姓和国家一分钱的‘皮子’。”杨永早说,他还担任林业站出纳,也是每季度向职工公示账目,做到帐清明目,没有一分钱的乱开支。

    “参加工作得了13个荣誉证书。”杨永早说,不少人又叫他“杨清白”,干干净净干事,清清白白做人,他很喜欢这个绰号。

    生活艰辛一肩扛

    家庭里,他是出了名的“杨孝子”

    “我经历的家庭苦难,好多60多岁的老人都没见过,真是好人多磨难呀。”杨永早说,在他的老家,没有人不说他是孝子。但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他能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熬过来,也多亏他那贤惠的妻子,总是默默无闻地孝敬父母、支持他的工作。

    杨永早说,他的两个老人都做过手术,病床前要人端茶递水;他的一个弟弟是寡子,日常生活需要帮助……这些全都是他在照料、服侍。

    “当时老屋还没被水淹,父母亲两边厢房一边睡一个。”杨永早说,他的父亲患的脊柱结核, 1986年腊月在老城医院动手术,麻醉师用药不当,当场在手术台上停止呼吸。医生赶紧抢救,结果拗掉了2颗门牙才救过来。

    “记得出院的时候是坐的班船争光9号,下船了父亲小便失禁,一路走一路屙,背回家后我的一双球鞋窝里尿装满了……”

    最难为情的是照料母亲。杨永早说,母亲1983年做子宫瘤手术,当时拿不出46元钱买血浆,他就献了300毫升血。后来母亲又得了偏瘫,2000年起就瘫痪了,时间长达6年之久。

    “母亲大便解不出来,我没有姐妹,我开导她说,就把我当女儿看待。”母亲再没有说什么。于是,杨永早就伸手去抠,解除了母亲的痛苦。

    老人“走”后,还有一个没有安家也不能开口说话的寡子弟弟杨永伦的照料也落在了他的头上。

    “2010年弟弟做了肝胆结石手术,还是重庆医生下来指导取了胆,肝脏也切掉了四分之一,看起像炭一样黑。”杨永早说,做了手术躺在病床上的弟弟时间长达一个多月靠的也是他照料。

    而且,平时每到周末杨永早就要回一趟老家,给弟弟送去大米、鸡蛋等;每年春节前后,他都要将弟弟从老家接到家里过年,回家时还准备一年的腊肉、衣服给他带走。

    “寡子过年回家路过邻居家时,总是举起大拇指,把带的新衣服等拿出来给大伙看。”朝阳2社杨永松的媳妇说,服侍了父母还要服侍寡子弟弟,杨永早有孝心是出了名的。

    现在,孝顺的杨永早与年过9旬的岳父、岳母住在一起,像照料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心甘情愿照料老人,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人人都要老的,人人都有老的。”

 

[责任编辑: 陶举聪]
版权声明:
  凡所有标注为“来源:中国·巫山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需引用、转载,请来信获取授权,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和原文链接,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未经授权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随意转载使用本站版权所有的稿件,若有违反,我站将追究有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法律顾问:重庆抉择律师事务所 向东 13996558727 。
  
   巫山网鼓励全体市民随时随地向我们爆料,凡提供有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站将给予20-200元的奖励。
    电话:023-57622515
    Q  Q:483465053
    微信:zgwushanwang